? 第937章 教科书中的王子-国民男神爱上我 3元红包微信接龙群加入

国民男神爱上我

第937章 教科书中的王子

安知晓2017-5-10 6:40:31Ctrl+D 收藏本站


  C国的储君服装是白色的,纯白色的长袍,十分修身,衣襟出绣着三朵蔷薇花,色彩明艳,针线繁复,看起来格外的仙气十足,当年他堂哥穿这一套衣服授印时,他曾经吐槽过,这一看就是女人穿的衣服,我们的储君服装是不是要改良一下,没想到有一天,他会穿着储君的服装参加授印仪式。
  他很少穿白色的衣服,除了白衬衫。
  这样的白色长袍穿在身上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,像是一个翩翩少年郎。
  今天是C国的盛宴,人很多,国外来宾不少,陆柏,陆小九带着哈里和戈登回来,特意参加这一次的宴会,穆凉也带和乔夏过来参观,乔夏还没真正去过皇宫,小哈里牵着嘟嘟的手,如一对小金童,他着迷地看着他高高在上的小爹地。
  “爹地,小爹地好帅好帅啊。”哈里星星眼。
  陆柏笑着点头,“是的,帅裂苍穹。”
  他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就给更比不上阿生了,幸好,他平衡了。
  楚凛看着林景生井然有序地接受授印,这样的场景他们曾经经历过,许多年前,大皇子授印时,他们也曾经经历过。
  那时候,大王子意气风发,一表人才,他们都很崇敬。
  没多久,大王子就死了。
  他的死,显然是一场阴谋,可王室无法追究,追究起来,会是王室吃亏,林景生曾经在心里发誓,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堂兄和堂弟白白死去,若是他把这个位置拱手让人,就太对不起他死去的兄弟。
  楚凛心想,今天的林景生和平时见到的林景生,那是不一样的。
  真的很不一样。
  他严肃,温和,守礼,克制。
  就像是教科书中的王子。
  从今天起,他就是C国正式的储君,再过几年,他就是C国的王。
  C国禁同性恋,且刑法严苛。
  他们的国王,又怎么可能会是一名同性恋者,若是被发现,教会会给国王极其严苛的刑罚,当然,如果国王掌权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,在陆家掌权的情况下,若是林景生出了一点差错,他就是第二个大王子。
  他决不允许!
  有一些事,就算他再怎么想要,他也要克制。
  陆柏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的眼神,真是太明显了。”
  只要是有心人,都能看出来。
  楚凛看了陆柏一眼,淡淡说,“那又怎么样?”
  林景生又感受不到。
  陆柏说,“阿凛,阿生当了储君后,你……”
  “闭嘴!”楚凛粗暴地怒喝,“别说了!”
  授印的过程十分复杂,足足有半天的时间,授印后就是国宴,穆凉和陆柏一家是亲王府邀请的贵宾,也参加国宴。
  戈登还小,留在了家里,陆小九带着哈里过去和陆家的人打招呼,就算断绝关系,这几年也没不怎么联系,始终也是血脉亲人,陆小九知道有一些矛盾无法调和,她心中也有立场,却舍不得几个哥哥,今天国宴,好几个哥哥都在,她和陆渊和陆岩的感情最好。
  “哈里,叫舅舅……”
  “舅舅们好。”哈里脆生生地喊人,很讨人喜欢,陆渊和陆岩,包括陆家几名同辈的舅舅们都很喜欢哈里,纷纷抢着要抱,要亲,哈里也不认生。
  陆庞和陆涛在一旁也是神色和煦,这并不是陆家第三代唯一的男孩,陆小九几个哥哥有人已经结婚生子,陆小九是陆家第二代唯一的公主,从小十分受宠,没有发生那件事前,陆庞和陆涛其实都非常疼爱他,陆庞因陆柏的事情心生隔阂,陆涛倒是还好。
  陆渊说,“你这儿子长得像陆柏,真英俊,幸亏不像你。”
  “我是亲妹妹,你可真会说话。”陆小九瞥了他一眼。
  哈里说,“妈妈漂亮。”
  “是,妈妈漂亮。”陆渊的心软得不行,“你小儿子呢?”
  “出门的时候犯困,正在睡觉呢,我就留在家里了。”
  “改天带回来一起吃饭啊。”陆涛说。
  “好的,二叔。”陆小九淡淡一笑,陆家至今都有他们三房的房子,只是陆小九已经许久不曾回去过了。“大伯,二叔,我先带哈里过去了。”
  “你走就行了,孩子留下来。”
  “他怕生,一会要去找阿生,他最亲阿生。”
  陆家的人依依不舍地送别了小哈里。
  陆涛说,“大哥,你也别对小九太过严苛,她心里还是有娘家的,这么重要的场合,他带着哈里过来打招呼表明立场,已经很不容易。”
  陆庞说,“嫁出去的女儿,始终是泼出去的水。”
  陆涛说,“大哥,你这话就偏颇了。”
  “行了,目前的局势,小九站哪边还不明显吗?”陆庞说,“林景生和咱们这位君上可不一样,他执政后,怕是要小心应付。”
  陆岩说,“爸,伯父,其实……”
  “哥,来,我们都好久没痛快地喝酒了,今天沾着小王子的光,我们好好喝一杯。”陆渊打断了陆岩的话,陆岩心领神会,兄弟两人一起喝酒。
  陆柏摸了摸哈里的头发,哈里秀红包,“爹地,我拿了好多红包。”
  一排舅舅,好多红包,他喜欢。
  “开心吗?”
  “开心,好多舅舅。”
  “嗯,哈里有很多舅舅。”
  别的没有,舅舅最多。
  林景生每一桌都敬酒,他的酒量,其实并不那么好,有几桌是白酒这么灌的,来到陆柏这一桌的时候,眼睛都有点红了,漂亮的凤眸像是蒙了一层淡淡的雾气,带着一点柔光,看谁都是含情脉脉的,就像是散发着雄性荷尔蒙引人采攫,楚凛的喉咙上下滚动,目光倏然一暗。
  陆柏早就准备了醒酒汤,“喝几口。”
  “我没醉,还能撑得住。”林景生说,他是储君,如果不是自己想喝,也没人敢灌酒,可他想喝,喝了不少,身边也有一人跟着,并不会出任何意外。
  楚凛沉默,也不看林景生。
  林景生眼角视线微微倾斜,只看到了一脸冷漠,他笑了笑,也不怎么说话,坐了一会就走了。哈里嘟着小嘴巴很不高兴的。
  陆小九温柔问,“宝贝,你怎么了?”
  “大爹地坏。”
  楚凛,“我又怎么了?”
  不说话也是错?
  “你坏!”哈里瞪着楚凛,一双酷似陆柏的眼睛充满了怒火,他跳下来蹭蹭蹭地跑去林景生身边,“小爹地,我帮你骂大爹地了。”
  林景生,“……”
  穆凉啧了一声,“哈里都看出你是一个坏人,你到底是多坏?”
  “我就坐着喝酒,管我什么事情?”
  为什么躺着中枪了?
  这就不服气了,还能有这种事情。
  “不服气啊,憋着。”陆柏淡淡说,这还敢不服气,他儿子说谁是坏人,谁敢反驳呢。
  “行,你们牛,你们都对。”楚凛怒,“我是坏人,行了吗?”
  国宴持续很久,一直到后半夜,哈里困得在陆柏怀里打呵欠,靠着陆柏轻轻地睡着了,林景生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,只剩下一些熟识的人,王妃略有点感冒,亲王送她先走了,林景生趴在皇宫的厕所马桶上,吐得天昏地暗,他发现,酒是一个好东西。
  喝醉了,有许多事情,就可以忘记了,她醉得迷迷糊糊,靠在冰冷的马桶上打盹,感觉有一双温柔的手扶起他。
  “王子,你喝醉了,我扶你去休息。”
  那是很温柔的女声,略有点熟悉。
  林景生眼前发黑,分不清楚路,被搀扶着进了一个房间,有人温柔的服侍他漱口,更衣,他感觉到热水冲刷在身上的舒适感,耳边环绕着优雅浪漫的音乐,一切宛若在梦中。
  佣人们陆陆续续地退出去,陆瑶站在门边,微微咬牙,陆庞是陆家的族长,他的话,无人能够反驳,陆瑶是陆家这一代除了陆小九外,最出色的女孩,原本有一名恋人,却被拆散,陆庞让她嫁给林景生,要让她掌控林景生,他和林景生跳过舞,那不是一名能令人掌控的男人,他太过强大,她跃跃欲试,早就没当初失恋的痛苦,见到林景生的第一眼,她就知道,林景生比起她的恋人,强大了千万倍,嫁给林景生这样的男人,才是她毕生的梦想。
  只要嫁给他,她就可以当上王妃,日后林景生是君上,她是王后,荣华富贵都在手中,她也不用在看族长的脸色。
  成败,就在这一晚。
  林景生是香饽饽,谁都想要嫁给他。
  楚大少是大妈们在心头宝,做什么都会被原谅,做什么都会被美化,林景生却是粉红少女们的白马王子,多少人想要嫁给林景生,飞上枝头变凤凰,她也是。
  若不是陆小九已经嫁给陆柏,陆家也轮不到她来配林景生。
  她很感谢陆小九早早嫁人,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  陆庞已经给她创造好机会了。
  陆瑶赤脚轻轻地靠近床边,林景生醉得厉害,意识模糊,不知道喃喃自语什么,听得不是很清楚,可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。
  英俊的脸上,一片潮红。
  陆瑶想,她会好好服侍他。
  等一会儿,他就不会那么痛苦了。
  她一边这么羞涩地幻想着一边解开自己的衣服,白色的纱裙落在脚边,露出了女孩洁白的身体,她柔情万千地看着林景生,离自己渴望的位置,又近了一步。
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..手机请访问:http://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