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377章 穆凉病重-国民男神爱上我 3元红包微信接龙群加入

国民男神爱上我

第377章 穆凉病重

安知晓2017-5-10 1:33:9Ctrl+D 收藏本站


  “为什么?”乔夏问,他明明深爱她,她也深爱他,为什么不能结婚,因为他的病吗?
  “对不起。”穆凉越过乔夏,走下天台,他越过走廊,几乎狼狈地出了城堡,那一刻,他极其渴望能拥有健康的体魄能够陪她一辈子慢慢变老。
  就如她的歌词。
  他却不能答应她。
  他的人生,只剩下几个月,或许,只有一个月,几天,又何必给她那么大的希望,最后希望破灭,她的梦碎得更厉害,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她希望。
  穆凉靠在墙上,微微闭上眼睛。
  乔夏手中的戒指,无力地垂下。
  乔夏抱着嘟嘟,“嘟嘟,你爸爸不肯娶我,你要当私生子了,真是可怜。”
  穆凉,“……”
  这句话,她已经念了三天。
  从求婚那天晚上开始,一直念。
  “他嫌妈妈生了你身材变形,皮肤粗糙,嫌你长得不够可爱,嘟嘟,我们好凄凉啊,就这么被抛弃了,我们一起哭一哭吧。”
  嘟嘟在她怀里,咯咯地笑,一点都不配合。
  明明在谁面前都是一副小老头的模样,在乔夏怀里却笑成一朵花。
  “哭!”
  “夏夏,我说过了,结不结婚,都无所谓。”穆凉说。
  “谁说的,等等,你不和我结婚,孩子是离婚后生的,那嘟嘟就不用和你姓了,嘟嘟就叫乔穆吧,以后我改嫁,嫁给张三李四的,嘟嘟就冠上别人的姓,反正他也不会记得自己爸爸是谁,我随便说是谁就是谁了,好了,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。”
  穆凉,“……”
  “嘟嘟,以后我们就姓乔了哦,哦,我们不叫乔穆,我们叫乔什么呢,等妈妈想一个好名字啊。”乔夏么么哒了儿子一口,穆凉啪一下的放下了报纸。
  这丫头是不是故意气他。
  想到那个画面,他就无法忍受。
  乔夏眨巴眼睛,非常无辜,“哼,你啪什么啪,我也会摔东西好不好?我费了那么多心思准备烛光晚餐,和你求婚,你竟然拒绝了,全城堡的人都知道你拒绝我的求婚了,你都不和我结婚,为什么我儿子要和你姓,就是不跟你姓,你一翘辫子,我就改嫁!”
  “你敢!”
  “你看我敢不敢,我就嫁给李辉,对,他还说对我痴心一片呢,我等他出狱,反正你双腿一蹬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  “乔夏!”
  “吼什么吼,就你声音大啊。”乔夏声音比他还大,穆凉简直头疼得不得了。
  她和谁学的性子,这么难缠。
  不愧是姐妹,小乔那么难缠,她也不例外。
  “嘟嘟,妈妈带着你改嫁好不好?”
  嘟嘟咯咯笑。
  乔夏说,“看,儿子都同意了。”
  穆凉,“……”
  她明知道,他不和她结婚的缘故,她仍然抱着他不会死的希望,甚至不接受他会死的事实,否则,她就不会轻易地说出等他死后这几个字。
  这几个字太沉重,除非她不当一回事。
  他早就发现,乔夏不肯接受他即将离开的事实。
  所以,从来没当一回事。
  他怎么敢给她希望,在结婚后,突然撒手离开,给她致命一击。
  不如,让她死了这条心,慢慢地接受他即将过世的消息,他比谁都希望活下来,可他的身体不允许。
  “我去做复健。”
  穆凉起身去做复健,总算可以躲过一劫了,乔夏把嘟嘟给伊丽莎白,自己随着穆凉去做复健,穆凉说,“你不用陪我,嘟嘟感冒刚好,你陪他去。”
  “为什么拒绝我的求婚?”
  “乔夏,我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。”
  “你不会死的。”乔夏固执地说,“我昨天做梦,还梦到你长命百岁,你怎么会死。”
  “你知道梦总是相反的,是吧?”
  “不知道!”乔夏说,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这是一个预示,所以,你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  穆凉在医生在一旁当哑巴,就是不说话,反正说多了,一定是错,他一个外国人,才听不懂中文呢。
  “乔夏,我们谈一谈。”穆凉说,“等复健后。”
  “谈就谈,谁怕谁。”乔夏沉声说,带着一种固执的怨念,幽幽地看着穆凉,一直看了穆凉半个小时,一直到他复健结束,医生迅速果断地溜了,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要学中文,那是一门多么艺术又难学的语言。
  穆凉坐在地板上,乔夏丢给他一瓶水,他放在一旁,拍了拍地板,示意乔夏一起坐下来谈谈心,乔夏屈膝坐下来,做出一副我是乖学生来听教的神色。
  “夏夏,我听你的话,心怀希望去等待,每天都询问他们的研究的进度,他们也很紧张,日以继夜,有两位主要的研究人员,甚至一天只睡三个小时。我怀着希望去等待,然而,两个多月过去了,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可是,你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吗?”
  “当然!”
  “你显然没有,你甚至能毫无顾忌地说出等我死后,你根本没准备好,夏夏,希望是希望,现实是现实,我不想你一直不肯接受现实,倘若我和你结婚,给予你最大的希望,你一直不肯接受我即将离去的现实,等我真的走了,你要怎么去接受,我不想好你说,现实一点,看开一点,顺其自然这些大道理,我只想让你知道,我比世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愿意娶你,为你兵临城下为你披荆斩棘,可我也希望能给予你最妥善的爱,最妥善的安排。我不想因做不到的事情去承诺你,给你希望。”穆凉认真地说,“你看我的身体,一天比一天溃败,一天比一天睡得沉,一天比一天没精神,我还能撑几天?”
  “不要说了。”乔夏脸色苍白,穆凉十分心疼,却又无可奈何,他能怎么办?他比谁都不愿意把血淋漓的事实摊开在她面前。
  “夏夏……”
  乔夏眼泪夺眶而出,“这不公平,为什么我那么简单的要求,上天都不肯满足我,每一次我以为雨过天晴,又会给我雷霆一击,我根本不知道。我也想接受你即将离开的事实,可是,你让我怎么接受,一想到一觉醒来,这世上没有你,我就觉得自己无法接受,我怕我到时候,连嘟嘟都不要了。”
  穆凉倏然抱着她,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,“你那么爱嘟嘟,你会当一个好母亲的。”
  “没有你,我连自己都当不好,怎么当一个好妈妈?”
  “你比自己想象的要勇敢得多,相信自己。”
  “我不要,我要你……”乔夏紧紧地抱着他,“我不要你死,我不要你死,我会恨你的,我会恨你的。”
  穆凉说,“……”
  乔夏觉得自己肩膀一阵温热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袭来,她忍不住摸了摸肩膀,摸到了一手血,吓了一跳,慌忙推开穆凉,看到穆凉鼻子下一片血迹。
  “阿凉……阿凉……”
  穆凉头一偏,眼前黑暗,失去了意识。
  “鬼魂,伊丽莎白……快来啊。”乔夏紧张的手都在发抖,鬼魂和伊丽莎白听到她凄厉的声音立刻赶来,第一时间把穆凉送到医院。
  乔夏全身都在发抖,是她刺激了穆凉吗?
  她知道医生说穆凉没多少时间,多则半年,少则半个月,这才两个多月过去,他一直都很健康,至少看起来很健康,除了味觉不太灵敏,其他都好好的,能跑步,能健身,她能抱抱他,亲亲他,经常能够和他在一起玩笑,她没见过他有哪儿不舒服,所以一直也不愿意接受,他会离开的事实。
  乔夏的手,一直在发抖,害怕得有点茫然,他会不会一睡不醒,如果他就这么死去,她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会恨你的。
  那她这辈子都会活在痛苦和悔恨中。
  她为什么要闹脾气,为什么要不听话,为什么要怀着不现实的希望,还逼着穆凉怀着不现实的希望,陆柏曾经来过一次,甚至看出了她的状态,语重心长地和她说,让她顺其自然,她不愿意去听。
  陆柏立刻赶来医院,穆凉已经被送到了加护病房,病情恶化,乔夏担心得脸色都白了,雪白雪白的医院墙壁,就是她的噩梦背景色。
  “陆柏……”乔夏看到他,好像看到了主心骨一样,哪怕陆柏比穆凉看起来更像一个病人,看到他就觉得莫名的安心,陆柏伸手,把她护在怀里,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放心,他不会有事的。”
  乔夏如溺水的人,紧紧地抓住他。
  祈祷他能救她一命。
  A市。
  刘正从陆柏的电话里,知道穆凉情况恶化的消息,略微担忧,他微微蹙眉,问徐艾,“小艾,最近你心情也不好,陪我去一趟纽约,算是散散心吧,阿凉情况很不好,我想去纽约看看他。”
  徐艾最近心情的确很不好,糟心极了,徐军好几次来顺风,她都避而不见,这种事情,换成是谁,一时都很难接受,她甚至无法去责备他们。
  因为,当年是唐英一手造成的。
  倘若她在袁凤莲和徐军身边长大,她会得到很多很多爱,那如今,她又变成什么样子呢?袁莉娅的样子?阴差阳错的命运,改变了她们的人生。
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..手机请访问:http://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