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400章 小九和陆柏-国民男神爱上我 3元红包微信接龙群加入

国民男神爱上我

第400章 小九和陆柏

安知晓2017-5-10 1:34:51Ctrl+D 收藏本站

<><>陆柏和楚凛撩起了袖子,林景生忍不住鼓起了掌,“兄弟,加油,我看好你们!”
  
  卧槽,穆凉去哪儿了,武力值最高的人不在,简直好吃亏啊。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』『言*情*首*发..om【风云小说阅读网boy】
  
  一群少年在下面打成了一锅粥,陆柏的时间都花去学国防和信息了,身手不怎么样,又是二打十,刚打了不到三分钟就挨了三棍,少年人打架,力气大,很拼命,他的手臂都在发麻,楚凛再护着他,陆柏也挨了不少棍。
  
  林景生在墙头鼓掌,在下去一起挨打和鼓掌中做着天人之选,非常忧愁,楚凛躲避一条铁棍撞在墙上,倏然跳起来,拉着林景生的腿把他扯下来。
  
  林景生瞬间一个狗吃屎,“卧槽,有这么当兄弟的吗?”
  
  “去给阿柏挡棍子!”
  
  “卧槽,你是不是爱上阿柏了你说!”林景生嗷嗷叫,还真的乖乖去给陆柏挡棍子,刚过去就背上就被打了一棍,三个人被打得十分狼狈。
  
  “跑啊。”林景生说。
  
  楚凛拉过陆柏往前跑,把林景生丢在后面殿后。
  
  “卧槽了!”
  
  林景生欲哭无泪,付涛带着一群人在后面狂追,一边追一边喊。
  
  突然前路又出现三个人,把他们围堵了。
  
  付涛冷笑,“我看你们往哪儿跑,给我揍!”
  
  突然,一辆跑车急刹车停在他们身边,陆柏震惊地看着她,一时忘了躲避从背后而来的铁棍,少女从车上窜下来,闪电般窜到他面前,单手握住打向陆柏后脑勺的铁棍,反手砸晕了来人。
  
  少女把陆柏挡在身后,抓过一条铁棍,众人只见她左右开弓,快如闪电,不到两分钟,所有人都倒下了。
  
  “你是谁?”付涛震怒。
  
  一群人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打趴了。
  
  楚凛大喊,“她爸是陆咏,你找他去啊。”
  
  付涛,“……”
  
  国最有权力的男人国首相的女儿,谁敢找。
  
  付涛不甘心地看着陆小九一眼,带上残兵灰溜溜地走了。
  
  林景生说,“好丢人。”
  
  “当然,他们丢人死了。”楚凛哼哼说。
  
  林景生说,“我说我们丢人,三个人被人打得落花流水的,人家一个小姑娘就把所有人打趴了。”
  
  丢脸死了。
  
  楚凛,“你闭嘴!”
  
  陆小九转身看着陆柏,陆小九今年十四岁,离国有快两年,陆柏已经有两年没见着她了,陆小九看着他,“不认得我了?”
  
  陆柏扭头就走,林景生和楚凛追了上去,林景生一边走一边说,“小九,欢迎回来啊。”
  
  玲姨和陆柏是陆家很旁支的一个分支国的法定结婚年龄是十三岁,玲姨和陆柏的父亲很早就订婚了,陆柏的父亲年少随军,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国的着名的烈士英雄,陆柏是遗腹子,他们家距离陆家大宅不算远,虽然都是姓陆,陆柏和陆咏其实没什么关系,都不知道出了几服。
  
  玲姨是一名儿科医生,平时比较忙碌,对陆柏疏于照顾,他从小和楚凛,林景生,后来又认识穆凉,几人关系比较铁,陆柏性格略反叛,总是让玲姨伤透脑筋。
  
  “你又和谁打架了?”玲姨问。
  
  楚凛和林景生一起进来,林景生笑得如一朵花似的,玲姨震惊,“你们打群架了?”
  
  “没有,我们摔着了。”楚凛大声回答。
  
  玲姨,“……”
  
  独自抚养孩子,又是男孩子,家里跌打损伤的药挺多的,玲姨把药都给他们,轻声说,“快点抹一抹,阿柏,你在学校是不是又惹事了?”
  
  “没有!”陆柏回答得很粗鲁。
  
  玲姨十分无奈去给他们准备吃的,楚凛推了推他的肩膀,“你干嘛对小九那副态度,人家可是救了我们。”
  
  “能不能不提这一茬,已经够丢脸了。”林景生捂着脸,发誓一定好好学格斗,绝对不能再出现这种耻辱的事情,他可是要泡妞的男人,可不能被妞儿给救了。
  
  “走走走,不要来烦我。”
  
  陆小九到陆柏家时,陆柏正在树上,这是家里的老树,有几百年的历史,枝叶繁茂,他在树上建了一个房子,中午很喜欢在树窝里休息。
  
  “玲姨……”
  
  “小九啊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  
  “今天刚回来。”陆小九微笑,“陆柏呢?”
  
  “在树上呢,今天在学校又打架。”
  
  陆小九一笑,抬头看了看巨大的高树,脱了鞋往上爬,这树窝非常大,容纳两个少年人,妥妥的,陆柏冷着脸看她“你来干什么?”
  
  “还生气呢?”
  
  陆柏索性躺下,抓起一本书,装模作样地看。
  
  陆小九在他身边平躺下,陆柏忍无可忍地拿着书,盖住了脸,陆小九把他的书拿走,“装什么呢,书都拿反了。”
  
  “滚!”
  
  “在气我不辞而别吗?”
  
  “你哪根葱,还值得我气两年。”
  
  陆小九说,“我挺想你。”
  
  陆柏翻过身子去,陆小九从背后贴上去,“还当不当我是朋友了?”
  
  陆柏如触电般蹦跶起来,一把推开陆小九,树窝全是木头,小九一头撞到后面的木头上,疼得眼冒金花,愤怒地瞪着陆柏。
  
  陆柏板着脸,深呼吸,陆小九冷着脸爬下去,陆柏骂了一句粗话,骤然躺下,也不知道和谁生气,拿过一旁的抱枕盖住自己的脸。
  
  突然,树窝晃动了一下,陆柏拿掉抱枕坐起来,差点把刚爬上来的小九给撞下去,两人脸贴着脸,鼻尖抵着鼻尖,彼此呼吸缠绕,他能闻到她脸上,属于少女的清香,耳根唰红,他瞪圆着眼睛,像是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,放肆地看着她的眼睛。
  
  时光静好,阳光斑驳,在她眼里,他看到了细碎的温柔,不知所措的他。
  
  陆小九疑惑地看着他,“你为什么盯着我的唇?”
  
  她以为自己的唇上沾了东西,嫩红的舌头轻轻地扫过嘴唇,陆柏眸光一暗,瞪圆了眼睛,斑驳安静的午后,清晰地听到了他吞咽口水的声音,少年尚不明显的喉结,上下滑动,陆小九更茫然了,陆柏面红耳赤一时慌乱猛然推开她,陆小九一个防备不及从树上掉下来,一声尖叫。
  
  陆柏大惊,“小九……”
  
  树窝有五米之高,陆小九毫无防备从树上掉下来,摔在地上,一时没能爬起来,疼得眼泪直掉,陆柏差点一头从树上扎下去,七手八脚地爬下来,玲姨听到声响慌忙出来就看到陆小九躺在地上爬不起来,脸色大变。
  
  “小九,你怎么摔下来了?”
  
  “我的腿……”陆小九疼极了,捂着左腿,疼得心肝直颤,陆柏冲上她面前,倏然打横抱起她,冲去医院,陆家离医院并不是很远,陆柏抱着她几乎一路跑过去。
  
  大热的天,冷汗从他脸上哗哗地掉,因为奔跑,胸膛剧烈地疼痛,陆小九脸颊贴在他的胸前,脸色苍白,冷汗打湿了她的头发。
  
  “马上就到医院了。”陆柏喘着粗气,急得眼红。
  
  “你把我推下树,好疼。”陆小九哭起来。
  
  “对不起。”陆柏一本正经地道歉,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  
  陆小九特别满意,“我原谅你了,那你也原谅我好不好?小白,不生气了好不好。”
  
  她抓着他的袖子轻轻地摇了摇,睫毛上沾着泪花,看起来惨兮兮的,陆柏点头,“好,我不生气了。”
  
  “真的?”小九的眼泪瞬间不掉了。
  
  “嗯!”陆柏的脸崩得紧紧的,少年的脸庞充满了一丝野性的性感,陆小九抽了抽鼻子,顿时觉得腿也不是那么疼了……
  
  陆小九极少进医院,却是贵客,医生不敢怠慢,立刻通知了陆咏和姚芳,陆小九阻拦都来不及,慌忙说,“小白,你先回去吧,我没事的。”
  
  “你闭嘴,好好看病!”
  
  陆小九,“……”
  
  她的左腿脚踝处关节位移,略微有点骨裂,脚踝处肿得和馒头似的,非常可怖,看着可怕但是没伤着筋骨,非常幸运……
  
  陆咏虽日理万机,女儿的一切他一向很看重,夫妻两人来医院时,陆小九已经固定好,带着小夹板,脸色依然很难看,姚芳看了一旁的陆柏,微微蹙眉,“又去打架了?还连累了小九。”
  
  “妈,我从树上摔下来的,没有打架。”陆小九说。
  
  “你还敢狡辩,在学校门口打群架,还高喊我爸是陆咏,有种找他去,你还敢撒谎。”
  
  陆小九嘴巴张了张,“我没喊我爸是陆咏啊,楚凛喊的,也不是小白喊的啊,而且,付涛带了十几个人围堵他们,又不是我们挑事。”
  
  陆咏蹙眉,“你还敢说话!”
  
  陆小九说,“这是事实,我们要讲道理的,首相大人,我是真的从树上摔下来伤着腿的。”
  
  “无缘无故的,你怎么从树上摔下来了?”
  
  “我看见一只鸟,想去搜鸟蛋,不小心就摔下来了。”
  
  “这种事是陆柏做的,你能不能扯个好点的理由。”
  
  “这已经是我想到最好的理由了。”陆小九小声辩解,姚芳气结。
  
  陆柏在一旁说,“这事怪我。”
  
  “当然怪你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树上搭了一个树窝,你们窝在树窝干什么了,还能从上面摔下来!”姚芳问。
  
  陆柏,“……”
  
  *
  
  大乔和穆凉的故事还没结束,但是因为轴线的缘故,先插陆柏和小九,希望大家喜欢他们的故事。
  
  ...**
  
  ..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