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420章 救陆柏的代价-国民男神爱上我 3元红包微信接龙群加入

国民男神爱上我

第420章 救陆柏的代价

安知晓2017-5-10 1:36:21Ctrl+D 收藏本站


  玲姨每一次回忆往事,想起这个阴差阳错可笑的因果,总觉得是上天残忍地开了一个玩笑,陆咏强女干了她,他是故意的。
  他没有认错人,她怀上陆咏的孩子,陆俊却为了救陆咏在战场上牺牲了。
  再没有比这件事更讽刺的事情了。
  她当时已经不想活了,然而,听闻陆俊死讯的陆家父母,太过悲痛,身子渐渐不行了,老爷子缠绵病榻,临死前想看一看孙子,抱一抱孙子,玲姨连死都不能,甚至不能打掉孩子,为了老人家,她把孩子生下来,老爷子一直吊着一口气,一直到抱到孙子,起了名字,他才舍得烟气过世。
  最初的几年,玲姨十分憎恨陆柏。
  可再怎么憎恨,母爱总是占了上风,她把陆柏当成陆俊的孩子,相依为命这么多年,不去想陆柏的身世,假装忘记了当年的不愉快,可她最好的朋友,嫁给了陆咏,她想要避而不见都不行。
  这些年来,她尽量减少两家人的来往,又怕姚芳起疑,起初几年还慢慢地有来往,后来她和姚芳相约,都在外面,避免和陆咏见面。
  她以为,这个秘密会埋葬一辈子。
  “不可能。”陆咏脸色发白。
  陆柏是他的儿子,怎么可能呢。
  这么多年,方玲有那么多机会可以说出这件事,她却没有说,偏偏选在这个关头说了,一定是骗他的。
  “你可以选择不信,当年登山的人,除了陆俊,都活着,当年谁不知道我们感情好,这么多年,我是什么人,风评在,谁会相信是我犯了错,这件事谁对谁错,很快就能见分晓。”
  “你疯了吗?你说出去,陆柏也毁了。”更别说,她和陆柏当了这么多年的烈士家属,若是一场骗局,她又是军人家属,会被判死刑的。
  “我无所谓,我可以带我儿子去国外生活,永远不踏上C国的领土,你呢?首相大人……”玲姨看着他,“我给你一天的时间,我明天要在家里见到我儿子,否则,你就等着我们和你一起名誉扫地!”
  玲姨转身离开,姚芳在楼下,轻声问,“小玲,谈得怎么样?”
  “那要问陆咏了,我先走了。”玲姨掩饰着通红的眼睛,匆匆离开。
  陆小九身体虚弱极了,看着玲姨走了,心里总觉得很抱歉,很对不起她,陆咏在书房里关了几个小时,出门时,陆小九站起来,陆咏看着她,沉声说,“我可以救陆柏,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  “爸爸,你说,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答应你。”
  “你和天一订婚,作为交换条件,我救陆柏。”
  陆小九,“……”
  她的脑袋嗡嗡作响,陆咏根本不给她考虑的时间,“你只有一分钟考虑。”
  “我答应你。”
  陆咏看着她,“你想好了?”
  “我想得很清楚,反正我的婚姻我不能做主,嫁给谁不是一样,天一是一个好人选,好品格,好性格,再好不过了。”陆小九说。
  “行!”
  陆柏救的那名少年从一清醒就被陆家给控制了,因为他的证词和包厢里少年们证词不一样,这件案子陷入了僵局,因为证据不足,这个案子不了了之,付家和陆家背后的风起云涌,这群青少年一点都不关心,陆柏在拘留所被逼供了几天,始终咬紧牙关不肯承认犯了罪,这件案子匆匆结案,背后站了两大家族,没人敢动,他以为这三年的牢狱之灾躲不过,没想到突然被无罪释放。
  陆小九冲上去,紧紧地抱着他,闻到了一股血腥味,陆柏的脖子里一片血迹,沾红了他的白衬衫,陆小九眼眶都红了,“他们竟然动刑。”
  “不碍事。”陆柏说,陆小九抿唇看着他,“你的手……”
  陆柏的手指关节突起,一片通红,他微微一缩,淡淡说,“没事了。”
  “这帮王八蛋。”
  楚凛也匆匆来接他,他开车过来,看到陆柏的模样,恨不得拆了警局,陆柏比他们要冷静得多,“回家。”
  小九点了点头,三个人一起回家,玲姨站在门口微笑地等着他。
  “妈,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
  “你没做过的事情,不用说对不起。”玲姨说,“妈相信你。”
  陆柏一笑,只要他妈妈相信他,其他事情,他都可以放到一边,玲姨带着他去洗澡,上药,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楚凛有心彻查这个案子,玲姨说,“算了,不管是谁,这件事就这么过去,不要多生事端。”
  “玲姨……”
  “阿凛,吃饭。”陆柏说,楚凛触到他的眼神,福至心灵,点了点头,他们也不想让玲姨担心,然而,他知道陆柏的性格,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。
  陆小九心里像是有一块疙瘩,为了救陆柏,她答应了陆咏要订婚,什么时候订婚,什么时候结婚,从此后就不是自己能控制。
  她早就清楚这件事,心里不免有点酸楚。
  可是,她不后悔。
  陆柏能出来,这就足够了。
  玲姨说,“小九,这件事谢谢你,多亏你苦苦相劝,不然,阿柏也不会这么快就出来。”
  “玲姨,你千万不要这么说,我还有事,我先回家了。”
  陆柏说,“我送你。”
  “不用,送什么送,就一段路,你一身的伤,在家好好歇着吧。”
  陆柏看着她离开,问玲姨,“是小九求首相大人的?”
  “她在家一直绝食,没看到她脸色很苍白吗?”楚凛说,“我以为都没办法,没想到峰回路转。”
  玲姨淡淡一笑,给陆柏夹菜,吃过饭,她嘱咐他,“早点睡。”
  “妈,我知道,晚安。”
  楚凛跟着进来,“明摆着是窜通一气,故意想要整你,你怎么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。”
  “我明白了一件事。”陆柏说,“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不公平,你想要别人尊重你,惧怕你,就要拥有十足的资本和权力。”
  楚凛说,“阿柏?”
  “你放心,我没事。”
  翌日,陆柏五点就起来,在训练房打了一个小时的沙包,他的身子骨还没完全好,却坚持打了一个小时,玲姨把早餐做好,倚在门口蹙眉看着他,微微叹息。
  母子两人安静地吃饭,玲姨说,“在学校别理会那些闲言碎语。”
  “我知道,妈,你放心。”陆柏微微一笑。
  玲姨心里闷闷地疼,摸了摸儿子的头,心疼不已,又无可奈何,陆柏一直不是一个令人放心的孩子,她一直担心有一天陆柏会闯祸,他这么懂事的样子,玲姨看着更心疼。
  陆柏三天没来学校,流言纷纷,之前说得有板有眼的L姓少年贩毒案矛头指向陆柏,现场搜出一万美金的事情也没瞒住。
  在那场宴会上,只有陆柏会觉得一万美金是天文数字,也只有陆柏,需要靠这种方式来赚钱。
  陆柏一踏进学校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,窃窃私语。
  他一路走向教室,沉着脸,一言不发。
  “真看不出来他会这样的人,为了钱不要命了,胆子真大。”
  “他和楚凛就是惹事精,什么事情做不出来,不过,这件事真是太劲爆,我有一个亲戚当检察官,说这案子都尘埃落定,没想到最后竟然被保下来。”
  “为了一万美金,真是穷疯了吗?”
  “陆小九绝食三天,首相大人当然要保他。”
  “啧啧啧,咱们就没这种福气了,被第一公主看上,少奋斗三十年,犯罪都可以无罪释放,证据不足,我真是羡慕嫉妒啊。”
  “少说风凉话。”
  “靠女人能有什么出息。”
  ……
  陆柏拳头握得死紧,呼吸粗重,十六岁的少年,尚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脾气,喜怒都在脸上,何况听到这种羞辱性的词语。
  自卑的人,自尊心更大,更注重个人感受。
  那些话,就像无数根刺,在他心里扎着。
  他早就猜测到学校里不会有太好听的话,依然感受到来自同学的恶意。
  他不是付涛,就算花心好色粗暴,他们敢怒不敢言,他是陆柏,一个无权无势的陆柏,从小到大保送军校大家都说仗着自己会投胎,当了烈士的子女,却把他的成绩,他的努力,视而不见。
  楚凛踏进教室,正好听到最后一句话,书包一摔,冲了上去,撸起袖子,拽着那人的领子,一拳头就砸过去,直接把人打落一颗牙齿。
  “嘴巴大是吧,老子给你动个手术,不客气啊。”楚凛盛怒。
  那嘴碎的同学被打得趴在地上,双眼通红,愤怒地看着楚凛,爬起来就想找楚凛打架,却被其他同学拦住,陆柏也过去抓着楚凛,“别闹。”
  “大老爷们娘们唧唧的,在背后说长论短,有本事现在说一句试一试,说啊。”楚凛摆出了不肯善罢甘休的姿态,那名同学突然哇哇大哭。
  于是,楚歌就被请到军校办公室了。
  陆小九和天一一起来上学时,这场闹剧已经结束了,楚凛也从办公室回来,无非是被训几句,说个对不起罢了,他很爽快地说了。
  反正被打掉牙齿不是他,一句对不起,不痛不痒的。
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..手机请访问:http://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